熱點推薦詞:

公司動態

傳統POS機遭遇手機支付 支付混戰是一場革命

文字:[大][中][小] 手機頁麵二維碼 2017/9/19     瀏覽次數:    

繼阿裏和騰訊大舉進軍支付行業之後,百度錢包聲勢浩大地重出江湖,互聯網巨頭對支付市場的垂涎可見一斑。

當移動互聯網大潮浩浩蕩蕩席卷而來,遭遇手機支付App的傳統POS機,正在和即將經曆的是怎樣一場革命?

作為昔日風光無限的支付業大佬,不管銀聯願不願意,這場線上線下支付戰爭的號角已經吹起。

雖然在3月中旬,淘寶、騰訊的虛擬信用卡和二維碼支付被央行暫停,但徐華(化名)卻高興不起來。作為銀聯商務有限公司某省分公司副總經理,徐華預感,競爭本已異常激烈的線下收單市場,依然會不可避免地受到移動支付手段的猛烈衝擊。

銀聯不高興躺著賺錢的時光難返

銀聯商務原本是中國銀聯的市場部,2002年分離出來成為獨立法人。簡單地說,中國銀聯是中國銀行卡聯合組織、跨行交易清算組織,而銀聯商務則是銀聯控股的從事線下銀行卡收單業務的子公司。

10年前,線下POS交易市場還是銀聯和銀行的天下。根據發改委的規定,發卡行、收單機構和銀聯按照7:2:1的規則分配POS交易過程中商家交納的手續費。給商家發POS機的收單機構不是銀聯商務就是銀行,而銀聯作為清算機構穩賺10%的銀行卡清算組織網絡服務費。

但也就是在十幾年前,中國第一批第三方支付機構在線上悄然誕生。2000年成立的環迅支付是中國最早的第三方支付企業,據該公司前員工劉利(化名)回憶,2003年的非典使中國電子商務市場意外迎來了春天。當年10月,支付寶橫空出世。

十幾年前的劉利沒有想到,依托阿裏係的電商平台,十幾年後支付寶雄占線上支付半壁江山的市場份額。而許多在2000年到2006年同期成立的第三方支付企業,後來不得不以做B2B(企業對企業)行業解決方案求生。劉利告訴記者,在做線上解決方案時,環迅支付、匯付天下等中小第三方支付企業發現,線下收單市場也有利可圖並進軍線下。

徐華坦言,對於那些出生於草莽的第三方收單機構,一開始銀聯係並不以為意。2006年左右,銀聯商務在線下的地位看上去還牢不可破,銀聯另一家控股子公司銀聯電子支付服務有限公司(ChinaPay)則從2005年起發力線上支付。那時候,誰會想到線上支付的老大老二支付寶和財付通還會在今天如此氣勢洶洶地從線上轉戰線下?

去年支付寶線下POS因“某些眾所周知的原因”被停止,今年虛擬信用卡和二維碼支付被暫停,但移動互聯網已經開始給傳統線下POS支付市場帶來深刻變化。

大佬的反擊

基於互聯網技術的線上支付對於行業的顛覆在於,它們可以繞過銀聯,和銀行私自協定分成比例。

業內人士稱,支付寶、財付通的二維碼支付費率隻有0.6%左右,隻有兩方參與分成。

監管層“急刹車”降速

監管層方麵,在暫停虛擬信用卡支付和二維碼支付後,央行還就第三方支付業務管理草案征求草案,草案擬對第三方支付轉賬額度加以限製。

劉利告訴記者,第三方支付市場可能是金融行業競爭最為慘烈的領域了,“先上車後補票”(一直到2011年央行才發放了第一批第三方支付牌照)的亂象百出。監管部門持“放水養魚”的態度,總體而言較為寬容,但現在事態的發展速度已經超出想象。

資深財經觀察家肖磊以虛擬信用卡和掃碼支付為例說:“第三方支付加上這兩種新支付方式,可繞過銀聯直接形成資金的結算、流轉體係,直接顛覆了銀聯的線上和線下控製力,同時也顛覆了原有銀行體係的權威。”目前第三方支付由托管銀行對資金監管,由於線上支付繞開了銀聯,央行通過托管銀行隻能獲得規模總量等較為宏觀的信息,而資金具體流向及更多數據則掌握在第三方支付公司手裏,監管層希望信息能更可控。

銀聯加速“收編”進程

中國銀聯因被指在叫停事件中“從中作梗”而大聲喊冤,但它已下了“動真格”規範支付市場的決心。銀聯今年將繼續落實其2013年通過的《關於進一步規範非金融支付機構銀聯卡交易維護成員銀行和銀聯權益的議案》:擬全麵完成非金機構線下銀聯卡交易業務遷移,統一上送銀聯轉接,在今年7月1日前實現非金機構互聯網銀聯卡交易全麵接入銀聯。

劉利直言,這就是銀聯的“收編”之舉,“收編”後不管是在線上還是線下,第三方支付機構都不能繞過銀聯了,銀行卡清算組織網絡服務費就能保住。“中國人民銀行批準了250家第三方支付機構。支付機構當中前20家占了90%多的市場份額,這20家機構千方百計地繞過銀聯進行轉接清算,銀聯的交易量分流得非常明顯。”今年3月13日,中國銀聯總裁時文朝現身拉卡拉新品發布會時說。

劉利也坦言,銀聯旗下也有第三方支付公司銀聯商務,業內據此認為裁判員和運動員混合身份難言公平競爭。

草莽的未來

一邊是監管部門和原有玩家的壓力,一邊是互聯網巨頭的入場和線上線下支付的模糊,暗流之下早已是血雨腥風,第三方支付行業正在發生著劇烈的化學反應。

賠本背後的秘密富礦

用戶在淘寶購物時,線上支付環節的利潤如何?資料顯示,網銀單筆支付成本是6-7分錢左右,一次網絡購物錢從A銀行經支付寶倒B銀行算3次服務器變動,其中轉入不計費,實際計費為2筆成本大約是0.15元左右。由於電商通用行業費率為0.3%,單筆在50元以下的購物支付時,不少第三方支付公司就會出現虧損。

與此同時,線下收單環節的毛利率也很低,一般也就千分之一至千分之二,劉利說,“更多的小企業這一環節的毛利率為萬分之幾,甚至零利潤或出現虧損”。

“整個支付環節特別是線下支付的冬天就要來了。”徐華也感慨。但他說,大家不會輕易放棄這個市場,因為各方已經對支付行業的魅力深有體會,那就是大數據和基於大數據的增值業務——這也就是許多小型第三方支付機構寧願在收單手續費上賠本吆喝的根本原因。

據劉利透露,在線上第三方支付企業和銀行的合作方式是,先與銀行協商繳給銀行的手續費率,然後向客戶(比如網上商戶)收取費用,商戶的手續費率和第三方支付企業交付銀行的手續費率之差就是其毛利潤。有媒體報道,在線上支付業務中,非金融機構向銀行支付的實際手續費率平均僅為0.1%左右,大大低於銀聯網絡內0.3%-0.55%的價格水平。“在線上,一些大的第三方支付企業議價能力很強,原因在於它們在和銀行談合作時憑借數據交換,承諾給銀行引薦優質客戶資源等,這些數據對銀行極有誘惑力。

業內認為,基於大數據的解決方案是所有第三方支付企業都有機會挖掘到的富礦。

硬傷不治難言有未來

對第三方支付企業而言,央行的整頓和銀聯的“收編”,也反映出這個朝陽行業的硬傷,即操作違規和移動支付領域尚缺標準。

劉利爆料,有的同行主動為客戶提供賭球解決方案,提供收單、結算等“一條龍”服務。有的支付企業為客戶提供套碼服務:商戶類別碼(MCC碼)是由收單機構為特約商戶設置的,不同的MCC碼代表不同行業,刷卡手續費率也不同,比如一些第三方支付企業就故意套用百貨商店的MCC碼“5311”,為某餐廳安裝POS,使其享受0.78%的手續費率,低於應繳的1.25%的費率。“有的第三方支付企業專門給商家培訓教商家如何套現,作為增值服務的一部分。”徐華透露。

艾媒谘詢CEO張毅說,“移動第三方支付、虛擬信用卡、二維碼支付等領域的標準和規範都沒有準備好,互聯網金融來勢洶洶,如果現在不管,等出大問題就晚了。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頁
18949873900
瀏覽手機站